转眼间,入职Vmware已近百天。

2021年7月10日正式入京,入京前夜踏上了向往已久的哈尔滨北京直达软卧Z16。记得当年送外公外婆的时候,这趟车还是Z1、Z2呢。上了车才发现,小时候因为身体比较小,才觉得软卧那么大,就像是看天下无贼里面那个黎叔的包间。爬到上铺,低着头、蜷着身,这笨重的姿态也是澳洲生活多年的 “光荣” 见证了。踏上真正离家的火车还是难掩激动和不舍的。加之父亲的酒精催化,虽不至于声泪俱下,也还是有点触动和颤抖。

到了半夜就有点后悔了,后悔为什么要自讨苦吃。这软卧简直太难过了,一路手机几乎没有信号,隔壁大婶的呼噜声和我爸的呼噜声此起彼伏、无缝连接。就如同电锯在摩擦行驶中的拖拉机。空调也在半夜被关掉了,隐约还能听见包间外人们被热醒的抱怨声。一边后悔自己对软卧直达的美好憧憬,一边感叹可能北漂后这便成了我逢年过节回家的常态。

进京北漂的Z16列车。列车员辛苦了。

几乎一夜无眠,到了北京站,拖着疲惫的身体和湿透的衣服,打了一辆高级商务滴滴。从皇城根到北京四环外的酒店,这一路,还没来得及感叹拥堵的交通,就伴随着舒适的空调睡着了。

找房子应该是所有北漂的第一道门槛了,阳光是可以用金钱衡量的、时间也是。同样的小区,南卧比北卧贵一千。同样的户型,四环外比四环里贵一千。来北京之前看中的房子也几乎都被提前租走,剩下的也都很难入眼了。大概是墨尔本的生活条件太好了,想要阳光房、公共区域干净整洁、距离公司半小时以内的路程,都变得如此奢侈。无奈的是,现实根本不给一个新北漂思考的机会,4500每个月10平米的小房,中介的话语中也难掩“爱租不租”的心里话。

还没来得及把房间收拾成满意的样子,上班就占据了白天的时间了。好在,几乎我百天北漂里所有的美好,都是公司给我的。每日的早餐和水果,有时甚至会屯着水果到周末一起吃。每日的培训,慢慢的发挥着自己的价值,同时也在提升自己的价值。每周的羽毛球俱乐部,控制体重的唯一途径。似乎,曾经对办公所有的基本期待,在Vmware都得到了满足。也迫不及待地想要为公司输出自己的价值。这可比某些卷到吐血的公司、或是洗脑公司“价值观”的企业强上千万倍。

真正的公司文化就应该是这样的吧,是用环境和行动,让员工理解公司文化。而非让员工朗读学习和背诵公司价值观。虽然公司从没要求我背过企业文化,但我却能清楚的说出EPIC2的含义了。WLB真的很重要,工位上一切为了员工着想的设备和办公用品也都让我感到了十足的归属感。更有意思的是,某个同期的同事,居然和我一样,格外喜欢且依赖公司的洗手间!那种顺畅的感觉,懂得都懂。

我的北漂并不具备代表性,或者说,每个人的北漂经历都是独特的。但是,我相信。让大家鼓足勇气北漂的心情是一样的。是苦中作乐、是生活中的小确幸、是工资单上多出一笔意外横财的惊喜、是繁华都市的光景、是在这繁华都市里的一个个接触到的人。

可能对来北京的那一趟列车有一丝怨念,但是来北京工作这件事,真的可能是我做的非常正确的一个决定了。大家对北京的印象似乎都有工作多、房价高、压力大的这些标签,但是如果有机会,还是应该亲身体会。

我还是非常期待在北京北漂的第二个、第三个、第n个百天的。

Categories: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