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招个人第一阶段失败总结:

今天是十月十五日,星期四。

秋招的老话讲,金九银十。而现如今,早已变成了金五银六铜七铁八塑料九。

我从八月底开始报名互联网大厂秋招,了解到牛客网、看准网、offershow、boss直聘等一系列招聘论坛后才真正意识到我自己准备的确实有些晚了。当然了,从一开始,我也确实没有想过要毕业直接回国。来澳洲五年了,花出去的钱早就是以百万人民币为单位,从开始自信的认为我本硕读完一定能在澳洲找到好工作,到后期,随着移民局一天一个政策,技术移民配额砍去将近一半,积分从最开始的70涨到了现在的95,自信也就随之消失了。更多的是认清现实,现实就是,澳洲想留下,就要去上山下的同时当人上人上人。读了五年的网络安全,我会为了留在澳洲而去某个小企业当一个打杂的IT Support?甚至两年后,大概率还留不下来,随后,连应届生的福利也没了,技术能力也没了。答案是肯定的,这是一个赔率极其大,甚至是稳赔不赚的事。所以从八月末,想明白了这件事以后,我开始了我的秋招之路。

首先说明一下秋招是什么。2020年的秋招指的是2021届校园应届生秋季招聘,招聘对象一般为毕业时间在2020年8月到2021年八月之间毕业的学生。八月末我准备秋招之初,还带了些古早留学生的高傲。内心os:我学校top100,花了几百万,好不容易毕业了,再怎么样,我也要去个互联网大厂吧,再差我也是985水平的吧。再差我也要是应届生里面的高年薪吧。然而,现实很快就给了我一闷棍,很大力的一闷棍。八月末报的那些大厂包括字节跳动、腾讯、阿里、拼多多、网易,只有阿里和拼多多给了回应,通过了简历筛选,剩下的几家,连简历关都没过。可能是我真的投的太晚了,也可能是我简历不够充实,这些公司都是要大厂实习经验的。而阿里和拼多多,给了个一面的机会,没想到考的基础知识是那么的全面、那么的细致、从linux命令问到计算机网络的各个协议和原理、问到数据结构、问到手撕代码和算法排序。我惊了,真的惊了,我以为的面试是仅问一问岗位相关的应用知识。是我太菜了,这是第一大闷棍。在此期间,我觉得不能在一个岗位上吊死,我还是要进大厂的,于是我又投了几个其他的知名企业的产品经理和管培生。产品经理就不说了,简历关没有一个通过的,值得一提的是京东的技术方向管培生。

早有耳闻,京东的管培生项目是所有公司里管培生项目做得最好的,是真的在培养企业领导。笔试觉得挺简单,然后是群面,也叫无领导小组讨论,14个候选人,用类似zoom的软件,在20分钟内讨论某话题。我当时抽到的话题是人工智能对京东的发展有什么作用和影响。只有三分钟读题和准备时间,然后就开始了讨论。不得不说,这一套东西真的能挑选出口才好逻辑好的狼人杀高级玩家。记得当时有一位女同学,全程在扮演主持人的角色,可能她以为当好一个主持人能让HR看到自己,但是她想的太简单了。在群面中,只有真正能清楚的阐述自己观点并且说服别人的人,才能留下。像上面提到的那个女生,既浪费了自己的激情,也浪费了被她带节奏的同学的机会。所以,经过这次的群面,我很快意识到我撒网式的投简历是非常错误的。错误总结:首先,投递的岗位越广,要复习的知识也就越多。其次,认清自己的优势和位置,大厂早就不是看学历招人了,尤其是技术岗位,技术能力差的人,没有全面复习的人,只能是用来刷KPI陪跑的人。最后,如果真的只想去大厂,那首先要刷题,lc刷一遍是最基本的,最好提前一年找大厂实习。

虽然无缘这些大厂,但是我通过对各种企业的科普和了发现这些大厂和国企外企央企银行,完全就是两个世界。也许,大厂也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美好。

九月开始,我找到了自己的方向,信息安全或者DevOps。开始疯狂的投简历。截止到十一长假,我投了50份简历。而这个数字,在国内秋招里,完全不算多的。

过两天我会接着写我的秋招第二阶段的成长和心得。具体说一说面试的问题。

Categories:

Tags: